武侠郭府淫梦记

郭府淫梦记蒙军按兵不动,襄阳情势外弛内张;郭靖遣探子四处查访, 回报皆指蒙军为数不多且有后撤迹象。 安抚使吕文德闻之大乐,遂将兵符收回,并饬令郭靖休假以慰辛劳。 黄蓉情知吕文德惧大权旁落,故示体贴;但乐得清闲, 因此也不说破。 郭、黄二人难得有空,便雇工修缮破旧房舍, 工人于院内挖掘竟得冷热二泉。 黄蓉心想: 温泉发散,冷泉收敛,每日冷热交替, 不独对身体有益亦且有美容养颜之功。 黄蓉素喜洁净,尤爱沐浴,欣喜之余,便令工匠重新构建全新浴室。 郭破虏年已十四,郭靖为磨练独子,便令其负责监工。 郭破虏每日除与工匠打成一片负责监工外,并参与设计, 亲自动手构筑。 他对土木之学本有兴趣,如今投其所好,正是得其所哉。 浴室为黄蓉关注重点,郭破虏知之甚详,因此也加倍用心。 历时月余,修缮完竣,黄蓉首观浴室,不禁大为满意。 只见室内宽敞,冷、热二池相邻;一旁更衣间, 更置上好铜镜多面可由各个角度综观全身。 浴池深三尺,长宽各为九尺;一池热气腾腾, 一池冷气森森;地面池边均以青花石板铺设观之朴实淡雅, 颇具天然妙趣。 黄蓉见池水缓缓流动,水位未尝稍降,想是出水进水控制得宜, 不禁更是欢欣。 她来回走动,四处观看,真想立时脱衣下池, 以享洗濯之乐。 郭破虏见黄蓉满意,心中也暗自雀跃;这浴室内壁设有夹层, 可匿迹其中窥视沐浴更衣。 此乃其亲自密造,并无他人知晓;想到日后春光无限, 唯有自己独享他不禁抓耳搔腮,得意非常。 郭破虏自去年起便喉结凸起,体毛渐生, 对异性也愈发感到好奇。 她们柔软的身段、凸出的胸部、清脆温婉的声音, 在在都激起他莫名的冲动;这种冲动使他日益粗大茁壮的下体, 经常无缘无故的勃起脑中也充斥各式各样的淫秽幻想。 对此现象,他深感困惑,但茫无头绪下,亦深觉难以启齿问人。 日常接触的一干女性,突然间吸引力大增;除了郭襄因太过接近, 较无感觉外其余无论是耶律燕、完颜萍、郭芙, 甚至于母亲黄蓉都会引发他突如其来的冲动。 每当她们经过工地,言语粗俗的工匠们便会针对各人长相、身体特征, 品头论足一番。 郭破虏听在耳里,记在心中,不禁更加性趣盎然。 他这年龄,本就性欲旺盛,容易胡思乱想;如今情欲闸门已开, 那就如溃堤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浴室内壁设下夹层,心中也计划好要如何厕身其间, 以伺机窥视母亲沐浴。 年少的他,色欲已冲昏了理智,他只想早日实现计划, 裨便得窥母亲丰美的裸身。 工匠们的污言秽语使他蓦然惊觉,母亲原来是个风华绝代的漂亮女人。 他细一回想,母亲一向管束自己甚严,而自己也畏母如虎, 因此平日也从未以女人的角度看待母亲。 如今一旦以女人视之,则端庄严厉的母亲,立时成为成熟艳丽, 风情无限的妩媚美妇。 原本他对黄蓉既畏且敬的心态,也在刹时,转变成觊觎贪婪的妄想。 郭破虏当晚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黄蓉风韵犹存的动人体态, 不停萦回脑际他不禁忆起儿时,与母亲一同沐浴的情景。 母亲白嫩硕大的乳房、乌黑如发丝般的阴毛, 逐一在记忆中浮现他血行加速,欲念陡起;下体也硬梆梆的直翘了起来。 他抚弄着肿胀欲裂的阳具,无师自通的手淫了起来, 初精喷洒的美妙快感进一步激发起他无边的欲念;他脑中一面勾勒着母亲的裸体形象, 一面连续不断的套弄着阳具几次快慰的射精后, 他终于沉沉的进入梦乡。 梦中的他,悄悄来到新建的浴室,藏身于夹层当中……郭破虏藏身夹层, 窥视着正在脱衣的黄蓉。 那雪白的肌肤、丰耸的双乳、修长的玉腿、浑圆的臀部, 一一随着衣衫的褪除次第呈现在他眼前。 长大后初次目睹母亲丰美的裸身,那种震撼, 简直无与伦比。 他目不暇给,眼花撩乱,紧盯着褪尽衣衫的黄蓉, 阳具也似要爆裂般的直竖了起来。 转瞬之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蹲坐于池中的黄蓉,突地惊唿一声,跳了起来, 而后勐的一下又复坠入池中。 郭破虏一瞥之下,不禁惊骇莫名。 一只毛茸茸的大手,紧紧抓住母亲纤美的足踝, 母亲疯狂的挣扎那对饱满嫩白的奶子,也上下左右激烈的晃动。 池水沸腾般的翻搅,母亲修长圆润的双腿,也忽起忽落的在水中踢踹。 良久池水恢复平静,母亲也软趴趴的,不再动弹。 惊惶恐惧,震慑住年幼的郭破虏;他浑身发抖, 失魂落魄竟木然呆立,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哗啦一声,池中冒出一个足足有一丈高的怪兽;它全身长满黑毛, 状似猩猩但却有个蛇样的头颅。 它双手抓着黄蓉的腿弯,将赤裸的黄蓉,头下脚上的正面提起;嘴中尺来长的蛇信, 也在黄蓉下体灵活伸缩舔呧着那条鲜嫩的肉缝。 昏迷的黄蓉,在下体搔痒刺激下,“嘤”的一声醒了过来。 她奋力挺腰直起身子,立时面对狰狞丑陋的怪兽;眼前恐怖的景象, 几乎使她再度晕厥过去。 她惊惶挥掌击向怪兽,但怪兽两手一伸拉开距离, 她击出的双掌顿时落空。 手中猎物竟然反抗,似乎激怒了怪兽;它发出一声低吼, 嘴中蓦地喷出一股红色轻雾。 黄蓉只觉甜香入鼻,陡然间便身躯酸软,无力再行抗拒。 怪兽将黄蓉放置池边,灵活分叉的舌尖, 竟同时舔呧黄蓉的阴户及肛门。 那细长的舌尖,冰冰凉凉,轻搔慢舔,探入前后两个孔穴, 黄蓉又惊又怕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无法动弹的黄蓉,在极端恐惧下,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尿意, 尿水在颤栗抖动下喷洒而出竟带来一种压抑不住的异样快感。 由惊吓中回过神的郭破虏,从夹层中冲了出来, 他双脚飞踹狠命的踢向怪兽背部。 “砰”的一声,两脚踢实,怪兽若无其事的转过身来, 郭破虏却一个踉跄翻倒在地。 面对怪兽的郭破虏,慌忙一式“见龙在田”击向怪兽, 怪兽不躲不闪两手一伸,就将他拎了起来。 怪兽指爪一挥,便扯下他的衣裤;惊慌失措的郭破虏, 不知怪兽要如何整制自己手脚狂挥乱舞,拼命的挣扎。 怪兽似乎对他软垂的阳具颇有兴趣,它长舌一卷, 便在他下体舔了起来。 躺卧在地的黄蓉,见爱子救援亦遭怪兽擒获, 不禁心急如焚但自己无法动弹,亦是无计可施。 此时怪兽喷出红雾,制服郭破虏,随后顺手便将其放置黄蓉身旁;母子二人裸裎相邻, 并排而卧心中均觉尴尬万分。 怪兽的胯间,突然冒出一团丑陋无比的东西;像是章鱼的触须, 又像是拧在一块的麻绳。 它不停的扭动旋转,真是说不出的恶心怪异。 突然,那团东西蓦地分开,成为十多条如小指般粗细的怪异触须, 那触须的周边有刺参般的棘状凸起;顶端吸盘可如喇叭口般的开合, 也可紧缩成为圆形的球状物。 触须似乎各有生命,它们兵分二路,灵活地缠上母子二人的身体, 并且各取所需地蠕动起来。 缠绕郭破虏下体的触须,轻搔着他的阴曩,碰触着他的阳具, 也舔唆着他的肛门。 血气方刚的郭破虏,那禁得起如此挑逗他的阳具立刻坚硬翘起, 而触须也迅速的呈喇叭口状包住他的龟头,吸吮了起来。 。

上一篇:狡猾家丁 下一篇:春闺秘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