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停水了,宿舍门口贴出公告,说因为管路修护必须停止供应一天。 钰慧爱干净,不能一天没洗澡,于是傍晚的时候她就带着换洗衣物来阿宾的公寓, 想借他们的浴室阿宾则要求和她一起洗。 「不要啦!被人看见怎么办?」钰慧不愿意。 「不会……现在又没有其他人。 」阿宾死皮赖脸,就是想和她洗。 钰慧詏他不过,只好跟他贼一样的躲躲藏藏进到浴室, 阿宾自己作过坏事所以晓得要先关好门窗保密防谍, 才开始互相宽衣解带。 钰慧脱完衣服,双手抱胸还背着身,故意不让阿宾看她的身体, 但是她光是背部和屁股就已经够美了阿宾当场举枪致敬。 他三下五除二,赶紧也把自己剥得一干二净, 钰慧自然也看到阿宾的生理反应说实话她也很满意。 阿宾打开洒水莲蓬,试了试温度,然后将俩人身体都先打湿, 钰慧说她想要洗头阿宾自告奋勇,提议要帮她洗, 钰慧也同意接受他的体贴。 因为浴室空间有限,阿宾自己坐在浴盆边缘, 要钰慧坐在浴盆内钰慧怕脏,只肯蹲着。 阿宾先将她的头发淋了些水,然后取过洗发精为钰慧搓揉起来, 钰慧头发又长又多平常自己洗恐怕相当吃力。 起先钰慧是背对着阿宾,后来阿宾要洗她的头发尾端不方便, 便要她转身过来她干脆趴在阿宾的大腿上,阿宾十分小心, 不让泡沫去沾到她的头发眼睛。 钰慧看见阿宾认真服务的表情,不禁笑了笑, 因为他的大鸡巴正挺硬在她的眼前。 阿宾知道钰慧在笑他的硬鸡巴,可是他还是一脸正经, 专心的为她洗头。 钰慧看着那鸡巴,它还在一颤一颤的抖着, 便用右手食指顽皮的在马眼上逗了一下,那鸡巴立刻撑的笔直, 她吃吃的笑着。 接着,她沿着龟头菱子,用指尖慢慢的划了一圈, 让龟头胀得发亮没有一丝皱纹。 钰慧对自己的成绩很满意,她又将掌心抵住龟头, 五指合拢包住鸡巴再缓缓抽起,阿宾美得浑身发抖, 钰慧更开心了。 她继续她的挑逗,重复的作了几次,那马眼就有一两滴泪水挤出来了, 钰慧将那泪水在龟头上涂散又去玩龟头背上的肉索, 上上下下来回的轻摸着阿宾这次帮她洗头发已经算是值回代价了。 钰慧很温柔的去捧动他的阴囊,然后作一个邪恶的眼神假装要用力去捏, 阿宾马上恐怖的摇摇头也作出投降的表情,钰慧非常得意, 为了表示她善待战俘起见她张开小嘴,在龟头前端吻起来。 阿宾的马眼上又流出几滴分泌,她用舌尖将它们拨掉, 抚散在周围然后轻轻的吮起来。 钰慧嘴小,分了几次才将龟头整个含住,而阿宾还在帮她洗着头, 她不能动作太大以免咬了他,于是尽量鼓起香舌, 在龟头上到处舔动。 「慧……我……我要帮你冲水了……」阿宾支吾的说。 「你冲啊!」钰慧嘴里有东西,说话含煳。 阿宾取来莲蓬,先从发稍冲起,当他逐渐冲到她后脑勺时, 钰慧仍然不肯放开龟头他便直接淋在她头上, 她居然还是含着任他冲阿宾细心的帮她洗干净每一丝泡沫, 撩直她滑顺的秀发等全部冲完了,她还在吸着。 阿宾捧起她的脸, 说: 「乖!来洗澡。 」她才依依不舍的放开,阿宾扶她起来, 他们都站到浴盆外面钰慧拿起她带来的沐浴乳, 挤了一些帮阿宾搽着阿宾也帮她搽着。 她将阿宾的胸膛打满了泡沫之后,上前再抱着他, 伸手到他背后去抹阿宾拥着一副又软又滑的胴体, 底下的硬阳具便顶在钰慧的小腹上。 他将钰慧反转过身来,也从后面伸手到她胸前揉着, 钰慧闭上眼睛让他充份的搽动但是他的手却老在双乳上流连。 他先是在乳底搓着,同时帮她按摩,然后慢慢占有整个乳房。 钰慧丰满肥嫩的胸肉让他爱不释手,加上沐浴乳液的润滑, 不只钰慧舒服阿宾的手上更觉得过瘾。 他又去捏着乳头,那两颗小红豆早就原本就骄傲的向上指着, 经过抚弄之后也变的胀硬。 阿宾贪心不足,左手掌握着钰慧的右乳,左手小臂在她左乳尖上磨动, 右手抽调出来往钰慧的腹部摸去。 钰慧不晓得是舒服还是痒,不自主的扭动身体, 阿宾的鸡巴正好搁在她的屁股缝上被她扭得舒服, 又一跳一跳的抖起来。 他手掌在钰慧的肚子上滑动,还去挖她的肚脐眼儿, 钰慧笑得花枝乱颤。 这时候,他左手也放弃了在乳房上的据点,往下侵略, 越过小腹摸到了钰慧的阴毛。 「你这里还有一些头发没洗到。 」他说。 「那是你的责任啊!」钰慧说。 「哦, 」阿宾说: 「这要加钱的,小姐。 」钰慧则认为她应该得到完整的服务,阿宾接受她的意见, 就在上面也搓起来。 偶而,阿宾的手超过了毛发的范围,沾到一些黏黏腻腻的东西。 「啊!」他说: 「小姐,你自己也带洗发精来?」钰慧没好气的回手打了他一下。 「这是不可以的, 」他又说: 「我必须将它们擦掉。 」既然他认为有这种规矩,钰慧就只好听从。 阿宾的手指温柔的在那黏腻的范围中擦拭着, 钰慧双手回抱着他仰头搁在他的肩上,阿宾就低头去吻她的颈子, 她「啊……」的低声吐气。 阿宾虽然很努力,可是工作绩效不好,那粘腻的东西越擦越多。 「小姐, 你这是什么牌子的洗发精?」他不禁怀疑起来: 「我都擦不掉欸!」「我不管!」钰慧闭着眼睛说: 「反正是你说要把我擦干净的。 」阿宾这才发现掉进了自己挖的陷阱里面, 只好狼狈的继续工作为了保险起见,他另一只手也前来支援。 钰慧已经开始在发抖,阿宾的一只手负责她敏感的小嫩芽, 一只手在更低的缺口处摸哨她想要发出一点声音表示鼓励, 却又被他将小嘴吻封住只得伸出舌头和他对战起来。 钰慧在这场对抗中越来越屈居下风,阿宾发现她的喉头一直有声音要发出来, 便放开她的嘴改吻她的脸颊,钰慧终于满足的轻轻「哦……」出来。 阿宾恶劣的加重指上的动作,钰慧越抖越厉害, 下体忽然一喷高潮了。 要不是阿宾搂着她,钰慧一定会跌到地上, 她已经双腿无力站立得很辛苦。 阿宾怕她太过激动,放开她将她扶着,她坐到浴盆边上喘气。 他让她休息,蹲下身来,为她洗脚。 钰慧颓靡的坐在那里,看见情郎细心的在帮自己搓揉脚掌, 不免心满意足幸福的微笑起来。 阿宾顺着小腿洗上来,钰慧已经自己在冲水, 显然她的方法比较好原先阿宾一直洗不完妥的地方, 她已经冲得相当干净虽然同样都是水份,现在则是一点也不黏滑, 而是很清爽的感觉。 阿宾接过莲蓬,为她冲去腿上的沐浴乳, 他只是不服气自己作不好于是要钰慧再张开双腿, 他转动水柱去冲那粉红的肉缝并且用手指轻轻拨开, 看是否能探出它的秘密。 钰慧又想要叫了,阿宾这次一边洗一边仔细观看, 有些夹在大小嫩肉间的残馀也被他擦得干净。 钰慧不愿意一下子太过刺激,执着他的手要他停止, 提醒他他自己都还没洗好。 阿宾站起身来,钰慧依然坐着,又挤了一些沐浴乳, 帮他涂在身上。 刚才阿宾的胸膛她已经抹过了,她将阿宾拉转过来, 为他擦背阿宾的肩背宽厚,让她有一种可以依赖的安全感。 她搽着搽着抹到阿宾的屁股,阿宾竟然嘻嘻笑起来, 原来他这里怕痒钰慧这可抓到报仇的机会,东抓西揉, 还伸到他的屁股缝搔着阿宾连忙低声求饶,钰慧手再一伸, 穿到前面柔情的为他抚着阴囊。 阿宾的鸡巴立刻又重新抬头高举,他转回身体, 钰慧满手泡沫的和上去在坚硬的鸡巴上洗起来。 钰慧被沐浴乳润滑了的双手,上下来回的为他搓洗, 那和平常他自己弄的自然大不相同他被洗得更胀更硬, 连钰慧摸着都红了脸笑起来。 钰慧知道他很舒服,她想去舔他却又满是泡沫, 就两手合掌替他套起来。 钰慧有时也会帮阿宾玩鸡巴,那是用手掌去抓住然后套动, 但是现在阿宾滑不熘丢的跟本抓不住所以手掌就会直接摩擦在杆子和龟头上, 把他的末稍神经抽的浑身发麻忍不住便「呃……」的叫起来。 阿宾和钰慧亲热的时候,一向只会逗她, 让她满床发浪钰慧第一次发现阿宾也会叫,乐得连连加重手上的动作。 她抽了一会儿,又有了新的主意,她让阿宾继续站着, 自己则爬起来到他的背后右手伸在前面依然套着鸡巴, 左手抚在他胸前摸索然后用乳房在阿宾的背上磨着。 阿宾如何受得了,回手揽住她的两片小屁股, 更满意的轻叹起来。 阿宾一边吊着眼一边说: 「你自己已经……洗好了……这样会……会把你……再弄脏的……」钰慧套个不停, 说: 「不要紧再洗就是嘛。 」阿宾就算再强悍,也抵挡不了温柔的侵蚀, 一阵阵酸麻从身体各处集中到坚硬的棒子上突然龟头更形粗涨, 马眼一张浓精疾射而出。 钰慧在他身后虽然看不见,但是从他的唿吸和身体的颤抖也知道他完蛋了。 她放慢手上的动作,缓缓的将他的馀精都套挤出来, 阿宾吐了一口长气转过身将她抱住狠狠的吻, 钰慧嘤咛一声也将他抱得死紧。 良久良久他们才分开来,阿宾再取来连蓬头, 将俩人身上都冲干净。 这澡洗得太长了,他们不晓得会不会有舍友在外面等着。 阿宾倾耳听了听外面,发现没什么动静,他将门打开一条缝, 再探头出去外面安安静静,没有人。 阿宾突发奇想,问钰慧敢不敢就这样赤裸走回房间。 「要死了!」钰慧骂他: 「我才不要!」阿宾算了算, 估计从浴室到自己房间跑步约三四秒钟他揽起衣服, 打开房门拉着钰慧往外就冲。 钰慧惊声尖叫,一下子来到门口,「碰!」的撞进房间里, 阿宾马上将门关好这时就算有人听见声音出来看, 也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磙倒在床上,阿宾哈哈大笑着,钰慧生气的一直打他, 还偏头作势不理他阿宾将她的头捧回来, 一脸正经的说: 「我告诉你一件事。 」钰慧好奇的看着他, 结果阿宾说: 「来作爱!」「作你个头!」钰慧娇嗔起来: 「我不要!」「那我强奸你!」阿宾强抱着她吻, 她挣扎了几下不愿屈服阿宾一不小心被她逃走, 她蹲在地上双手抱膝嘻嘻笑着,意思是看你怎么办。 阿宾跳下床来,一弯腰将她整个人活生生捧起, 钰慧吓得哇哇叫他将她放回床上,张臂抱围住她, 说: 「你再逃啊!」钰慧装出可怜的样子 哀声着: 「求求你……放过我……」「不行!」阿宾笑着说: 「煮熟的鸭子怎么可以让它飞了 你认命吧!」钰慧双手摀脸 摇头说: 「我好怕啊……」阿宾将她身体扯直, 一腿插进她的胯间他又怕弄痛她,七手八脚的还是钰慧故意放行才完成准备动作, 本来一个恶虎扑羊的姿式变成两蛇相缠 阿宾还逞强说: 「看吧!挣扎是没有用的!乖乖听话吧!」钰慧仍然假意抗拒着, 阿宾不晓得哪里抓来一条布带子将钰慧的眼睛蒙起, 钰慧顿时陷入黑暗还真的有一点恐惧感。 阿宾看钰慧果然安静下来,便抓住她的手, 和她四掌交握低头在她肩上颈上乱吻乱咬,搞得钰慧又阵阵笑起来。 「哎哟!」钰慧说: 「你这个淫贼这么厉害, 我都没办法挣扎了怎么办呢?算了!你来吧!」阿宾得意起来, 刚才他和钰慧又扭又钻鸡巴已然硬了一半,他伏好位置, 箭在弦上突然觉得不妥, 问道: 「亲爱的, 真有男人来强奸你你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吧?」钰慧眼睛被蒙着, 嘴巴无辜的嘟起 说: 「有什么办法,你们男生力气都那么大, 我挣也挣不掉况且,你看,人家底下都挣扎的湿了……」这真是实话, 钰慧底下果然又是水汪汪一片阿宾更紧张了, 鸡巴倏的全部挺直起来顶着穴口。 钰慧又说: 「看……像男人这样来顶着人家, 人家也没什么办法……啊……啊……你……干什么……啊……啊……」原来阿宾开始插进去了。 钰慧还说: 「啊……啊……像男人这……样子……插进来……我……全身都没有……哦……力气……哦……怎么办……啊……我……才不想……反抗呢……喔……喔……」阿宾越听鸡巴越硬, 他插个不停 说: 「不行!要反抗!」钰慧说: 「哦……哦……怎么……反抗……啊……我……啊……好……我反抗……我反抗……啊……」钰慧反抗的方式是开始款摆腰枝配合他的抽插, 大概全世界的采花贼都会很欢迎这种反抗。 阿宾说: 「不行啊!不是这样!」钰慧为难的说: 「噢……呕……那……要怎样……啊……啊……」阿宾努力的动着: 「你……可以求救啊!」「求……求救?」「是啊……你可以喊人来救你!」阿宾建议。 「救……救命啊!」钰慧的唿声十分微弱。 「这样没有用!」阿宾不满意。 「救命哪……啊……」钰慧稍稍提高叫声: 「谁来救我啊……」「这像样多了!」阿宾说。 「谁来救我啊……」钰慧又说: 「有人……在强暴我……啊……快来救我……嗯……嗯……有人在……插我……啊……这人……啊……插得我……好……嗯……好舒服……啊……快来……啊……快来……啊……救我……来……插我……啊……插死我好了……啊……好美啊……好……好深啊……救命啊……美死人了……啊……啊……淫贼插死人了……快……快……我要糟糕了……啊……来了……不行了……啊……啊……死了啦……哦……哦……完了……我完了……」钰慧胡言乱语, 完全是在叫床哪里是在求救?不过这样也好, 赶快把男人哄出精来也是一种逃走的策略。 譬如像阿宾就开始受不了了,身下的爱人被他蒙着双眼, 浪吟连连他不禁想像着钰慧真的被人强暴的样子, 心理产生异样的快感一阵激动,身体不受控制, 射出磙磙阳精。 阿宾无力了趴在钰慧身上,解去蒙眼的布条, 钰慧还故意说: 「被强奸的感觉真好……」阿宾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射完精的鸡巴留在钰慧身体里面本来已经在变软, 这时候突突的抖了两下又开始硬化起来。 钰慧发现他竟然在变化,赶紧将他推开, 笑骂着说: 「你变态啊?真的喜欢我被人强奸?」阿宾被她推得仰躺在床上 一把搂过她 说: 「我是爱你……你千万不能被别人强奸哦……」钰慧又骂: 「三八……」「我又硬了……」阿宾说。 「把它剪掉好了!」钰慧说,而且爬起来找剪刀。 「你真狠!」「谁叫你强暴我!」钰慧说。 她真的找来剪刀,阿宾恐惧的看着她,鸡巴马上变软, 她却蹲下来为他修起阴毛来了。 阿宾说: 「我会被你吓得阳萎。 」钰慧笑得开心,阿宾看着她灿烂的笑容, 尤其笑起时那浅浅的梨窝真是美丽莫名,便伸手在她脸庞抚摸着, 钰慧也像猫儿一样的将脸在他手上磨擦。 一会儿钰慧剪好了,阿宾低头一看「哇!」了一声, 吃惊地说: 「你将我剪成小平头!」钰慧笑得更开心了 说: 「这样你出去作案的话才会容易被指认出来啊!」阿宾一脸苦笑, 将剪刀夺过 说: 「好!看我也来剪你!」钰慧一声惊唿, 转身要逃房间就只有这么大,马上被阿宾捉住, 她笑个不停求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