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时候,佳收听着隔壁房间发出来的声音。 丈夫尚谦还在家,难道他知道按摩帅阿德会来吗?内心不安的佳欣, 一直在注意着时间按摩师阿德,会在一点的时候到来。 已经是一点差五分了。 「啊!时间不早了,我应该去准备、准备。 」故意地让丈夫可以听得见的喃喃自语,佳欣登上了二楼。 从壁橱里拿出了棉被,铺在榻榻米上,然后又稍微的铺上一件雪白的床单, 在粉红色的枕头上套上一个有花纹的枕头套。 她本来就有腰痛的毛病,同时请来一位按摩师来按摩, 他每个礼拜来一次。 按摩师是一个快要四十岁,留着平头,眼睛很有神, 身材瘦瘦的一个男人。 一边接受按摩,一边听他说话的时候,他对这世界上的事情, 好像无所不知。 他也有超能力的本事,当他合掌祈祷的时候, 一个人的守护灵和恶灵就会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老实说,佳欣腰痛的原因,是吊在腰部的堕胎儿的骷髅引起。 本来是以半信半疑的态度,听起来蛮有意思的事情, 但是慢慢的却发觉他说的话很有道理。 不过,最大的变化就是,她体会到了蛮有刺激的欢喜。 按摩治疗,不但能够消除身体上的痛苦,同时, 结婚后除了丈夫以外没有跟过其他男人在一起的佳欣, 带来相当大的刺激。 丈夫尚谦是在一家配备公司服务,上班时间是在下午。 所以,才请按摩师下午以后来。 而那天,丈夫好像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因此, 佳欣说: 「按摩师等一会会来,你如果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话, 可以请他替你按摩一下是很有效果的,你不是腰部疼痛吗?怎么样?」佳欣故意地问道。 「已经不碍事了。 」尚谦还在餐桌上喝咖啡,看报纸。 他跟这个按摩师,曾经见过三、四次面。 「哦!你好!」按摩师阿德来了。 就像小孩跟佳欣在家里一样,旁若无人的上来, 然后就走到客厅去。 通常他会先喝杯茶,然后再到一切都准备好的二楼去, 开始按摩。 当佳欣把茶和糖果送进来的时候, 阿德说: 「你脸色很好看, 血色也很好皮肤很有光泽。 」也不微笑一下,只是用着锐利的眼神,看着微微发胖, 已经三十五岁的佳欣那白皙皙的皮肤而说道。 「哦!是吗?」并不觉得讨厌。 听了这句奉承的话之后,佳欣马上脱下了洋装, 换上了睡衣。 只有花纹而且薄薄的粉红色睡衣。 「麻烦你了!」听到声音,阿德走出客厅, 来到佳欣所在的二楼房间佳欣已趴在棉被上。 这种姿态是会产生一种奇妙意识的作用, 好像是在床上等着风流的对象般。 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皮肤产生痒痒的感觉, 为了保持患者与医生之间的关系所以表现得很冷静。 「背部的肌肉有点殭硬。 」手放在肩膀上的阿德说。 然后再用合气道锻练的手指,去松懈手膀到手臂的肌肉, 然后再移动到腰部和脚部。 有时候是背部反翘,拉拉腿部,或是去松懈大腿上微妙的位置。 当然,由于这种刺激,溢出了甜蜜的爱液,花芯里也觉得痒痒的, 最近反而觉得这是一种享受。 丈夫尚谦在配备公司担任一个很重要的职位, 最近常常以疲倦为藉口陪佳欣做那件事,有时候一个月连一次都没有, 当然佳欣的身体是需要更多的欢喜。 因此,最近她都以按摩来消除她心中的慾望。 阿德也一本正经的,适度的让佳欣来感到满足。 但是彼此仍能保持着有夫之妇和按摩师的关系, 而且表现得很有分寸。 但最近,慢慢的脱离了这个约束的范围。 因此,丈夫尚谦还在楼下不想去上班,这是很令人担心的事情。 「我的先生还在楼下。 」「你先生不是已经去上班了吗?」「他这个班晚一点去是无所谓的!」「他是不是在嫉妒呢?」「没有这回事吧!」「但是, 男性是很细心的我也经常受到别人的嫉妒。 按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男性是不会懂的,你可以请他上来看一看。 」「哦!不,我不愿意这样做。 」就在谈话的时候,听到了有人上楼的脚步声。 这不是开玩笑的,佳欣紧张起来。 阿德也很敏感的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正在揉捏臀部的手, 也慢慢的移动到脚部去了。 「佳欣,我可以进来吗?我想拿一些放在房里的文件。 」「好啊!」佳欣直爽的回答。 丈夫尚谦进来了,佳欣额头抵着枕头趴着, 侧目看着从茶几上拿起文件袋的尚谦。 尚谦弯着腰,从袋中取出文件,仍在那里犹豫着。 是不是不放心他二人,所以今天故意拖延了上班时间。 由于丈夫站在身旁,身体因为紧张而产生了从所未有的奇妙感觉。 也许丈夫的嫉妒,对身体发生了作用,使按摩师的手指, 带来了性的刺激。 即使是揉捏同一个部位,觉得很舒服的感触, 会带来性的兴奋这跟时间、地点和对象,会产生很大的差别。 (啊,奇怪!)佳欣这样想着的时候。 「原来,按摩就是这样子做。 」尚谦的眼睛直视着阿德和佳欣。 阿德把佳欣的腿弯成八字形,做着强烈的关节运动。 做一些跟平常不一样,而无关紧要的动作时, 佳欣只是默默的抱着枕头。 尚谦觉得不便在这里逗留太久, 于是说: 「那我要走了, 麻烦你了。 」尚谦离开了房间。 「再见!」但是,尚谦并没有立刻就走出大门。 果然他很在意这件事情,阿德突然用手揉捏着大腿。 同时也像平常一样,触摸着敏感的部位。 「太太,好的身材很有女性的味道,但是这里的肌肉相当松懈。 」阿德就很用力的把这个部位的肌肉抓起来, 开始揉捏。 「这样做的时候,这个部位的肌肉,就会产生紧缩性。 」紧缩性这句露骨的表达,使得原本紧张的佳欣松懈不少, 而淫荡起来。 阿德把佳欣可爱的脚拉到自己的大腿间揉捏, 她的脚指头好像碰到了阴茎。 佳欣不便查看,但是可以想像得到,在裤子里头的男性像徵, 已经勃起来了而它的热气,也从指尖传过来了。 然后又揉捏腰的部位。 从腰部揉捏到尾髓骨时,自然地,热起来的花芯就充血了, 同时腰部不由得颤抖起来。 因为丈夫在楼下,所以比较安心,佳欣开始跟往常一样, 享受着身体上的变化。 虽然只有两个人偷偷的在享受,但是还是有点紧张。 丈夫根本就没有想要去上班的样子,阿德可能也发觉到了, 好像故意要让尚谦嫉妒对于佳欣的身体,给予性感的刺激。 「换侧卧的姿势吧!」然后按摩身体的侧面。 按摩是从背面,两边侧面,然后探取仰卧姿势来按摩脚、胸部、手臂、头、脸部, 最后采用坐姿使背骨弯曲或者胫骨伸直等等的运动。 仰卧的时候。 「我觉得胸部有点紧紧的。 」佳欣告诉按摩师。 「月经快来时,当然乳房会胀起来而觉得紧紧的, 甚至于有人会觉得肩膀酸痛。 」阿德唐突的回答。 双腿按摩好以后,用一条毛巾盖在胸部上,再从腋下开始, 比平常还缓慢的手指动作渐渐传到乳房去。 「你的生理情况怎样?」「很顺。 」「现在不是生理中吧!」「大概还有两、三天。 」他把自己的膝盖放在佳欣的大腿上,以这种姿势来揉捏乳房。 这个动作在佳欣的脑海里,就像是一丝不挂的男女在调情一样。 由合气道锻练成的强壮裸体,浮现在佳欣的脑里。 隔着睡衣揉捏,感觉到不痛不痒。 「按摩到钮扣了,好痛!」闭着眼睛的佳欣说了。 「那我帮你解开衣服扣子吧!」佳政没有回答。 阿德的手指好像看透了佳欣的心,拨开了钮扣, 打开了胸部。 「稍微揉一揉吧!」本来想回答好, 可是声音卡在喉咙说不出来就再度把它吞下去了。 他的手碰到了乳房,手指捏着乳头,好像要将空气挤出来一样, 用力的抓。 这只手和丈失的手完全不一样,好像鹰爪般很有力气。 突然间身体在颤动,忘了自己是在做按摩,以为是在做性的游戏。 她很清楚的知道,丈夫还在楼下房间,阿德也一样吧!平常对女性的诱惑一点都不动心, 能够很专心的在做按摩工作的阿德今天却异于反常的唿吸急促起来。 心技一体才能发挥按摩术,说过这句话的阿德, 或许是丈夫的存在而心乱了也可能是因为陶醉在性的刺激里了。 佳欣的胆子更大了,她用膝盖弯曲,使膝头能碰到他的下体的姿势。 既然他的下体抵在膝头,很明显的可以知道他的下体, 已经膨胀了。 这个时候,听到了有人上楼的声音。 「啊!」佳欣突然发出声音。 他慌张的把抓着乳房的手拿开,想把胸前的扣子扣好。 可是手指好像不听指挥似的,他只好慌慌张张的往后退, 转而揉捏脚部。 不像刚才那样,先打声招唿,门就开了。 「文件还不够齐全。 」好像解释他的来意似的,然后打开抽屉,在里面随便乱翻, 并且自言自语。 好像终于找到文件了。 「啊!有了。 」说着说着,就站起来看着他们二人。 「幸亏找到,否则就不得了了。 」对自己的行为稍作解释,尚谦就下楼了。 「唉呀!吓得我冒了一身冷汗。 」突然失去威严,像一个普通按摩师的阿德说。 「太太,你不要笑我。 」于是他抱起了佳欣。 这个时候,尚谦上班去了。 「你要做什么?不要这样!」被抱着的佳欣说。 「真讨厌!」佳欣推开了阿德。 阿德觉得很意外。 「为什么?」面对着慌张爬起来,整理弄乱的睡衣, 两手抱在胸前的隹欣阿德问。 「别开玩笑,你是来按摩的。 」平常在做按摩的时候,暗中也有做这些猥亵的动作, 她都将之视为按摩而允许了他。 「很抱歉!」佳欣知道,自己的作态很不自然, 但是没有想到阿德是很认真的在道歉。 阿德也不愿意因一时的煳涂,而失去了养活一家人的工作。 「不要再按摩了!」就这样,佳欣停止了按摩。 阿德连忙站起来,很快的走到客厅。 为什么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呢?一定是害怕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 一时的恐怖感压制了肉体的慾望。 反正这个按摩,还要恢复才行。 拿着五千元,佳欣走到客厅。 「请你把今天的事情忘了吧。 」佳欣对着阿德说。 「很对不起。 」虽然有点耽心,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佳欣也就放心了。 阿德带着些许的怒意走了之后,佳欣再也无心做任何事情, 对于刚才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有好好把握,感到有些后悔。 回到房间后的佳欣,又躺了下来,身体还留存着按摩后的快感。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以致于身体内的血,又再度沸腾了起来, 终于把手插入裙子里。 在微微隆起的内裤下的丘陵,沿着溪谷摸, 脑里在想着猥亵的事情时下体感到痒痒的,于是再把手伸入内裤里面, 直接去摸。 接着是抚摸乳房,刚才被鹰爪般抚摸过的乳房, 还留有红色的痕迹。 佳欣用相同的力量抚摸乳房,并且扭动着身体。 「啊!再来吧!再舔、再吸吧!」用一种压抑的声调, 对着幻想的男人说。 这种感觉,要比失眠的夜晚,做自慰时, 来得刺激。 很快就湿透的花瓣,在颤动,身体就像随着美妙的音乐旋律般摇摆。 「啊,你再用力,再用力一点吧!」佳欣对强暴自己的男人说。 脸色苍白得有点像流氓味道的阿德,从上面压下来, 把她抱得紧紧的。 然后,一面想像着自己从肛间被强暴的情况, 对自己手指激烈的运动佳欣发出了喘息的声音。 「啊,不!不要!好!好!」她陷入了全身委靡的状态。 佳欣并不喜欢阿德,对佳欣来说,阿德与她并没缘份。 佳欣是在一所贵族大学毕业的,靠相亲而结婚, 丈夫是在警备公司担任重要职务被视为未来的公司继承人。 因为经济上很充裕,身体又健康,所以从未和按摩师、针炙等, 这一类的中医生有过接触。 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却对阿德很感兴趣。 神秘兮兮,有点像流氓的表情和神气的样子, 原来对他没有好感可是身体经过他的揉搓,听他说话之后, 不知不觉的好像被催眠似的产生亲切感。 「人实在很不可思议,夫妻同床睡觉时, 连气都会转移。 」「什么意思?」「如果一方气强, 另一方气弱睡觉时,就会吸取对方的气,使他更衰弱。 善恶之气会像传染病一样,受到传染,不知不觉中, 夫妻间的身材会变得很像连想法都会一样了。 」当他自信满满的在说明时,不由得你不相信了他。 「有件事原本不该说的,那就是你们夫妻俩, 将来会发生男女之间的纠纷因为你先生的守护灵和你的守护灵地位完全不一样。 」我没有问他,而他自己却说出这种事情, 后来我也越发觉得不可忽略了。 平常都将这种事当做迷信,而一笑置之,但每当他来的时候, 就会想起他所说的话。 边按摩边听他说话,的确有几分真实感,而且有点恐怖。 这样太对不起尚谦了,或许应该停止按摩了。 「你的身体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了嘛!」那一天, 尚谦不高兴的说完就出差去了。 第二天,阿德好像完全忘了上个礼拜的事情般来了。 像往常一样,请他喝茶吃点心后,佳欣就去铺棉被, 换衣服做事前准备。 但是,心情却不似以前那样冷静,越想放松心情却越紧张。 阿德来到了房间,只有两人单独相处时, 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等到身体被碰触时,会有震动的感觉。 阿德一句话也没说,像往常一样,将毛巾放在按摩的部位, 由距离心脏最远的脚尖开始按摩。 当他慢慢的按摩到腰部附近时,热热的分泌液刺激了花瓣的粘膜, 使身体感到痒痒的。 身体突然有种被压着的感觉。 因为用力的关系,阿德流了好多汗,他的唿吸声, 听起来也颇负情感。 当腰部被按摩时,虽然很想冷静下来,但是身体还是不由颤抖了起来。 他用了相当大的力量在揉捏,所以感觉到很痛。 「有一点痛。 」「是吗?那我轻一点好了,这样按摩会舒服, 我是怕你会睡着了。 」「不要紧。 」「是吗?」阿德用一种轻视的口吻对佳欣说话, 然后他放松了力量来按摩。 从大腿按摩到尾髓骨时,佳欣很担心,爱液甜甜的味道会被闻到。 当采用侧卧时,她害羞得像虾子似的曲着身体。 「太太,你这样要我怎么弄呢!」好像要就此罢手似的, 冷冷地说。 「为什么?」「你全身筋肉太紧张了, 必须放松。 」「为什么?」「因为你的心情并没有放松。 」「是吗?」听了这番毫不体贴的话,佳欣慌忙的把姿势调整了一下。 当佳欣卧着的时候,她就像以前一样,兴奋得不想抵抗了。 不管会发生什么事,都无所谓,只要能满足性的欲求, 就可以了。 但是,阿德这次很客气,按摩到中心部位时, 就不敢再靠近了。 佳欣越来越着急。 仰卧的姿势,肚子暴露在对方面前,这在动物界来说, 是一种服从的表示。 然而,阿德还是从脚尖开始做按摩,装作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如果像上次那样,揉捏乳房也好,可是他却漫不经心的从脚尖, 开始按摩到腿部故意地跳过大腿而按摩手臂, 从手臂按摩到脖子之后再移到腹部。 「你的胸部怎样?紧张感消除了吗?」他含煳笼统的问。 「还没有。 」闭着眼睛回答道,然后提起勇气的说。 「像以前那样帮我按摩吧!」他说: 「如果你再像上次那样, 发出可怕的声音怎么办?」「你真坏!」「是吗?」「是啊……」「好吧!我帮你揉揉。 」阿德终于放松了她的警戒心,开始解开她的睡衣钮扣。 白色颇负光泽的胸部,淡淡的粉红色乳晕,和相同颜色的乳头显露出来了。 「今天做一个特别的按摩吧!」「你要怎么做?」「我要你好好躺着, 不要随便乱动。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就去吸吮她的乳房, 并且用舌头去舔她的乳头当她全身僵直时,阿德的手已慢慢伸入她的睡裤里, 抚摸着长有阴毛的部位。 想不到他的手指如此柔软,由于他是做指压的工作, 拇指头比常人来得大其他手指也很粗壮。 可是现在抚摸我的手指,柔软的像婴儿一样。 他的食指摸着已经湿濡的阴蒂,接着粗得像阴茎的拇指, 震动着粘膜而伸入到里面。 「啊!」佳欣好像要伸懒腰似的,把双脚放齐, 并且抽动着身体。 目光模煳,身体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样,过了一会儿, 佳欣动也不动的让阿德脱去她的内裤。 接着,阿德把嘴移到下部,将脸埋在她的大腿间, 大胆的用舌头去舔阴蒂。 很快地,佳欣的身体在震动了,下半身开始向左右扭转。 「啊!真不好意思,你想干什么……」事到如今, 还说这种话她伸手捏一下他的膝盖,希望他也快点脱下裤子。 「太太,可以吗?」平常满怀自信的何德, 像突然感到不安的反问。 这个时候,再问可以不可以,实在太难做答了。 其实,不用问应该也很明白,然而, 阿德还是胆小的说: 「太太, 我还是用手来做吧!否则对不起你先生。 」这个时候,最不想听的就是先生的事, 她感到扫兴的时候再度张开她的双腿,让他用舌头舔吮。 跟自己不爱的男人从事性行为,会留下后遗症, 但是不管那么多了还是接受这种行为,然后再安份吧!大大的张开了她的大腿, 阿德一直舔个不停又用手指来刺激肛门和花瓣之间的会阴部, 使佳欣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 「啊!」她叫了一声, 然后说: 「太好了, 太好了就是那个地方。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佳欣的身体就像蜡一样溶化了, 变得软绵绵的。 刚才的不快已经减除了,再加上天气热的关系, 就像地底下钻出来的虫一般非常的不安份,她改成趴着的姿势。 这样一来,阿德同样的从屁股插入手指, 用舌头舔着肛门佳欣慢慢的抬起白桃般的臀部, 改采四脚朝地的姿势。 「真是太好了,太棒了!」佳欣认为这就是最高水准的马杀鸡。 而他的舌头就像猫,像狗的舌头般的不断地舔着, 从花瓣液出来的爱液又在溪谷间上下的舔直到尾髓骨。 同时,他柔软的手指抚遍了阴道深处,和引起快感的花瓣。 全身就像被虫爬遍了似的,快感由下半身一直传到头顶。 「啊!我受不了了,我不行了,你……你快一点!」全身颤抖的佳欣, 要求他的阴茎快点插入。 「太太,可以吗?真的可以吗?」佳欣没有回答, 阿德也在犹豫不决。 最后,他用三只手指代替阴茎插入了。 「啊!」佳欣发出了莺啼般娇滴滴的声音, 颤动着身体紧抱着枕头。 藉着手指达到高潮之后,身体一动也不动的佳欣, 就用那种姿势抱着枕头。 因为还留有馀韵,她那雪白的臀部,不时的还在抽动着。 手点着一根香烟,站在一旁休息的阿德, 从原本充满不安的表情变成很有自信的样子了。 「太太,你觉得如何?这种马杀鸡滋味很好吧?」阿德刻意强调这是属于马杀鸡的一环, 用来维持按摩师和患者之间的关系。 清醒后的佳欣,发现阿德在摸着她的屁股, 她有点难为情的伸手拿起睡衣之时听见楼下有开门声, 在模煳意识中正感到奇怪居然有人上楼来了。 「我回来了。 」这是丈夫的声音。 昨天他到大坂出差,今天因为要招待客户打高尔夫球, 所以会晚一点回来。 佳欣爬起来想要穿上睡裤时,脚步声已经由二楼楼梯慢慢接近了。 阿德慌忙的把香烟熄掉,狠狠的帮佳欣穿上睡衣。 在左脚已经穿进去,而右脚还在睡裤外的状态下, 门被打开了。 这时,佳欣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不要啦!不要,你想干什么?」佳欣反射性的推开阿德, 叫了起来就像正被色魔强暴似的。 实际上,现在的阿德对佳欣来说,不是色魔也不是爱人, 更不是情人而是在电车里,一位自作多情的一个下流的男人。 楞在那里的尚谦,看着眼前二人在争执。 佳欣强而有力的耳光,打在阿德的脸上。 「老公,老公,他想要对我非礼。 」就像一个遭受强暴的被害者一样,佳饮露出雪白的屁股, 倚靠在尚谦的身上哭泣。 这不是伪装的,自己也觉得奇怪,一旦开始演戏之后, 就像站在舞台上一般不能再回头了。 「这人是色魔,他想强暴我,快点打一一0报警。 」「岂有此理。 」脸色苍白的阿德,颤抖着声音抗辩着。 「什么!你这个无耻的东西,我不想看到你, 你快给我磙。 」「怎么会这样,太太。 」「你快给我磙。 」嘴巴还在动的阿德,无地自容的想从尚谦身旁走过去。 「你稍等一下。 」「不,我要回去了,详细的事情,你问你太太吧!」好像很生气的挥开尚谦的手, 阿德走出走廊从楼梯下去了。 尚谦想要去追阿德,但是走到楼梯口又回到房里来了。 「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没有啦, 只是差一点!」「裤子不是被脱下来了吗?」「脱了一半而已。 」「他有没有摸你?」「没有,幸亏你回来, 所以没事了。 」佳欣抱着尚谦的脚哭着,内心却庆幸。 只是靠阿德单方面的行为,就能得到欢喜,再加上他的服装整齐, 向丈夫解释没有射精一事也能行得通。 但是,当尚谦坐下来的时候,突然把佳欣推倒在棉被上。 「你已经被那个家伙奸淫了吧?」他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没有这回事。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能骗我。 」询问着被推倒的佳欣,尚谦苍白的脸在抽抽搐着, 同时两眼通红。 宛如要掏死佳欣似的非常凶。 「真的,他差一点脱了我的裤子。 」「怎么那么凑巧,我一回来就发生这种事, 教我如何相信你的话。 」「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检查看看。 」尚谦瞪视着佳欣的双眼,佳欣也不认输的回瞪着他看。 「好,那么我要检查。 」尚谦站了起来,佳欣则闭着眼睛,以睡裤半脱的状态, 静静的等等检查。 尚谦脱掉了她的内裤,使她的下半身裸露着, 这时候可以听到他的唿吸急促,而且他的脸靠了过来。 他张开了她的双腿,并且用手指触摸着花瓣。 摸到了流着爱液,而且湿透的部位,他感到疑惑。 「湿得太厉害了。 」尚谦用手指拨开阴唇,他温热而急促的唿吸碰到了花瓣。 尚谦把手指插入花瓣里,奇妙的是,这样竟然可以产生快感。 抽出手指闻了一闻,他又插入花瓣里来回的搅动, 寻找残留的精液。 「什么都没有吧!」「但是也有藉用工具的方式。 」「什么工具?你找找看吧!」尚谦仔细的寻遍每个角落。 「什么都没有吧!」「你一定已经被弄过了!」「我没有, 我只是差一点被弄罢了。 」「那么,可以告他吗?」「可以啊!」佳欣知道自己说的这句话, 太不近人情了但是又不能屈服。 佳欣闭着双眼,周围像冰一样的冷寂。 只剩下尚谦的唿吸声,清晰可闻。 「你说,真的可以告他吗?」「可以啊!只是, 就怕到时候我们的丑闻就要公诸于世了。 」尚谦的唿吸越来越急促,但是一句话也不说。 「噢!难道你不相信我吗?」「你太没有自信了。 」「佳欣!」佳欣突然被抱住。 「不要!」她叫着转过身背对着他。 尚谦不耐烦的掀开她的睡衣,脸颊贴上雪白的背部, 并且把嘴唇压了上去。 一直在忍耐着的佳欣,发现丈夫裤子里头的东西, 变得很硬了。 最近一个多月以来,一直都是软绵绵的阴茎, 这时候就像他的愤怒一样高胀了起来。 佳欣觉得很奇怪。 尚谦松开了裤子的皮带,这是什么意思呢?正感纳闷的时候, 怒张的阴茎已对着臀都的裂缝压了过来。 「大起来了,大起来了,趁它还没变小之前, 我要插入了。 」尚谦大叫着。 佳欣默默的抬高臀部,做出准备接纳的姿势。 尚谦抓住丰满的臀部,把它拉了过来,同时将坚挺的阴茎插了进去。 粘膜受到摩擦而产生的快感,是佳欣好几个月以来, 所未曾体会过的感觉她因为兴奋而全身颤动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