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位医生,毕业分配到广州的一家小医院工作,不经不觉已经当了妇产科医生十年。可惜能医不自医,亦是当医生的妻子於两年前因病逝世,留下我和12岁女儿恬怡相依为命。今年始喜见恬怡日渐开朗起来,和我亦有说有笑。
 
记得有一个夏天的晚上,时钟已敲响了10点多,我正准备睡觉。
 
「爹地,你好!」
 
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空气的沈闷。恬怡走了进来。不经觉女儿身高将近1.70米左右,体态丰胰,皮肤白晰,身穿白色紧身T恤,蓝色紧身牛仔裤,身体的线条很美。
 
恬怡一坐下就脸红红的不说话,我就问她说:「恬怡怎麽样 ? 想爹地帮你甚麽?」
 
恬怡呆了十分锺才慢吞吞的说出她的事情,她的声音像银铃般悦耳。原来她交了男朋友,这几天小男友突然向她提出上床的要求,她怕拒绝男朋友会生气,同意又不知如何做,又没有妈妈问,最後想到来问爸爸。
 
我听完了觉得很愤怒,心想十多岁人便想这种事 ! 对象还是我的宝贝女儿 ?忽然一个念头在我头脑中一闪而过。
 
我打开计算机,放入一张A盘。马上那些赤身露体、让人受不了的画面声音出现了。
 
故事说的是一个女人独自在家,有两个陌生人闯进来强奸她的事。我承认和佩服人家美国人的眼光确实不坏,他们拍的A片,角度非常到位,尤其是镜头一直围绕男女的肉棒和阴道接触的地方转来转去,从各个角度拍摄,那两个男人的肉棒又长又粗,在女人的小穴与屁眼里尽力抽插,直插的那女人兴奋的高潮叠起,淫水狂流。我看得肉棒都硬起来了!
 
擡头看了看恬怡,她满脸通红的坐在那儿,眼直直地盯着屏幕,於是我坐到恬怡旁边,开始就影片里动作说明,一面若有若无地触碰那恬怡。
 
影片里三人各种姿势都用遍了,那女人经历了四五次高潮,淫水把床单浸得都湿透了,两个男人才分别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和屁眼里。恬怡看得呼吸都急了起来,我知道她开始性起了,这时我温柔地说:「恬怡,你不是想知道作爱的技巧吗?我现在就教你。」
 
说完,我一只手从她的衣领伸进她的胸里轻轻抚摩她的胸罩,恬怡开始低声的喘息了。我说你小男友没有这样摸过你吗?她摇头。我就得寸进尺的把她的衬衫扣解开,露出那白色的性感胸罩,她的胸不是太大,不过从胸罩看也该有34B。
 
我脱掉她的衬衫,她很合作,我开始解她背後的胸罩带子,可惜我也是第一次对小女孩做这种事,以至於解开带子费了三分锺,真是丢人。她开始反抗起来了,可能有点害羞吧,不过她的反抗不是很剧烈,胸罩很快拿掉了,她的那对大小适中又很坚挺的奶子跳了出来,白白的可爱极了,中间点上一个小巧的粉红色的乳头,真是天下美景!
 
她害羞的用两只手遮住,我轻轻拿开,用手轻轻抚摩她的乳头,开始感觉她的颤抖了,我实在忍不住了,低头一下子含住了一个,她「啊」的大叫,想推开我,但我早已经用手束缚住了她。
 
我含着一个乳头,感觉很爽。再用舌尖轻轻的舔恬怡的乳头,绕着圈,偶尔用牙齿轻咬一下,她开始呻吟起来,不禁用双手抱住我的头,拚命的喘气。
 
我尽兴的吃了一会,就把她放平在床上,开始动手解她的腰带,她用一只手死死的拽着,口里含糊不清的说不要不要的。
 
「不要怎麽学得会?」我用一只手继续揉搓她的乳房,另一只手继续解腰带,嘴巴则舔到恬怡耳边去了。恬怡慢慢的顺从了,只剩口里呻吟的力气。
 
好不容易才脱掉紧身的牛仔裤,露出两条修长美腿,白乎乎的。里边只剩下一条白色半透明的丝质三角裤了,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阴部的一团「乌云」。微微突起,很惹人喜爱。
 
由於三角裤太小了,她的屁股整个露了出来,洁白而柔软,三角裤只能仅仅遮住屁股沟和小穴处,恬怡的内裤真的特别性感,眼前的一幕太诱人了!我的肉棒早已不受控制!勃起的肉棒硬的难受,忍不住就想要把它掏出来套弄。
 
我轻柔地隔着三角裤揉弄,没一会,恬怡就发出了「嗯……噢……」娇媚的吟声。我贴着恬怡的耳说:「很好,你看你都湿了,你小男友会很高兴的。」
 
我褪下她的内裤,我看见上头真的是湿了一块,终於看到恬怡阴阜的全貌。她的阴毛色很浅,阴毛不多、色很浅,黑里面透着金黄色,是那种还没有发育成熟的一种,只有小穴上面一点点,再向下都是光光的了。
 
虽然身为妇产科医生的我见得很多不同年龄的女性的小穴,不过看着女儿这漂亮处女的私处,我仍然很激动。我轻轻的劈开她的双腿,仔细的观察她的小穴的结构,总体上说还是肥厚型,两片大阴唇很厚,粉红色的,最上面的是三角形的小小突起,我忍不住的用手指触了一下,恬怡「啊」了一声,屁股向上动了一下。
 
我轻轻的把食指伸到那里轻轻分开大阴唇,可以看到那个圆圆的红红的小洞了,真是不一样啊,结过婚女人的阴道口都是深红色,有的是黑色,而且淫洞都大了很多,这种处女的小穴真的是美景啊!还因为紧张而一张一合的呢!我继续向里探,滑滑的感觉,她流出更多淫水了。
 
恬怡一边喘气一边「爹地……不要….啊……不要啊」地叫着。但没有男人会听她的。我的手指终於感受到了被温暖包围的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差点射了出来,幸好忍住了。
 
手指继续向前,当我一半手指都插进去时,我感到了处女膜的阻力,我试探的碰了碰,恬怡叫了一声疼。我只好先作罢,只是用手指在小穴里来回抽插,并且还顺逆时针的转动手指,恬怡开始了呻吟与喘息的混合。
 
我的动作也渐渐大了起来,开始用中指在小穴里抽插,而大拇指则轻揉她的阴蒂,这动作让恬怡无法忍受,全身开始不安的躁动,想叫又想呻吟很矛盾,屁股开始有韵律的上下挺动,慢慢地小穴里流出好多水来,越来越多。
 
我用舌头去舔她的阴蒂,并且还有规律的跳动着舌头,一边还看她的反应,一边舌头已经渐渐伸进了阴道口,并且向里进去,恬怡已经无法忍受了,两只手抓着床单大叫着好痒。
 
我知道她已经受不了了,我自己也一样,下面肉棒硬的难受,我索性起身把全身脱个精光,这样两人都成了赤身裸体了。
 
我嘴还围绕着她的小穴,身体则慢慢转到她头的一边,抓住她的手往自己肉棒上放,她似乎不明白,握着肉棒一动不动,我急了,握住她的手上下套了几下作为指导,她慢慢明白了,小手也开始一下一下的套着肉棒,又爽又痒的感觉直冲我的头顶,我不禁加快了舌头舔的力度和速度,而且还尽力向小穴里面插,最後还用嘴巴含住阴蒂用力的嘬着。
 
「啊啊!好舒服啊!」恬怡叫着。屁股乱动,手也加快了肉棒的套弄。
 
我突然把她的手拿开,她楞住了不知道我要作什麽,我则一下子把肉棒伸到她的嘴边,「来,恬怡宝贝,给我也舔舔!」
 
她怎麽也不答应,闭着嘴怎麽也不张开,我有点生气了,突然把嘴含住阴蒂使力咬了一下。她疼的「啊」了一声,我的硬肉棒顺利插到她的樱桃小口里边,她很委屈,想哭又不好意思。
 
我哄着她说没事,给我舔舔就行,可她就是不干,哎,这小恬怡真是有脾气,我已经急得等不及她给我口交了,我迅速掉转过身体来,伏在她身上,用双腿分开她的两条腿,将肉棒顶住她的小穴口,她明白要发生什麽事了,没有丝毫反抗,只是带着乞求的说,「爹地,求你轻……点,我是第一…次。」
 
我答应一声。我实在忍不住了,坚硬的肉棒挤开她潮嚅的阴唇,肆无忌惮的进入阴道口。肉棒进去後有一种黏滑的感觉,加上一点类似手掌略微紧握的压迫,还有一种热度的包容。
 
肉棒已经开始顺着小穴口向里进入了,恬怡死死抓着我的胳膊,眉头紧皱着,我也不敢太用力,只能一点一点向里前进,整个龟头都进入了这十四岁女儿的紧窄嫩穴!
 
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了,好舒服啊!处女的阴道果然紧!我忍不住产生了想射精的冲动,不过我忍住了,屁股用力再向里插,我感觉到肉棒顶住处女膜了,恬怡紧张地抓住我。
 
虽然我已禁欲两年,但我还是忍耐着那种即将爆发的慾火,慢慢地转着肉棒,轻柔地进出研摩。恬怡慢慢有些放松下来,浓重的喘息里又开始夹杂了「嗯……噢……」的呻吟,屁股也上下挺动了起来。
 
「舒服吗?恬怡宝贝 ?」我在她耳边淫声问。恬怡媚眼如丝,只是用她甜美的声音「嗯……嗯……噢……」地呓语。
 
看见女儿淫媚的模样,我冲动起来,一挺腰,大肉棒尽根戳入紧嫩的蜜穴,猛力穿破了恬怡保持了十四年的处女膜!
 
恬怡「啊!」的一声惊叫,眼泪都出来了。我有点不忍心,就插着不动,享受处女穴温暖的包覆。坚挺的肉棒被插在她并拢的大腿中,承受着阴部浓密的毛感及龟头被夹住那种即将爆发的慾火,我可是已忍耐好阵子,心中的慾念也一直没有宣泄的管道。待了一会,我看她平静了才开始抽动起硬棒来。
 
恬怡开始还有叫好痛,不过抽插的动作终於将她的慾望挑逗了起来,她开始还有叫好痛,不过过了一会就只剩下呻吟了,屁股左右的晃动着,有时还上下扭动迎合我的抽插。我也开始放肆起来,抽插的速度和力度也加大了,两人性器交合处发出「唧唧滋滋」淫靡的水声。
 
「啊!啊……噢……啊!……」
 
恬怡开始大声呻吟,我怕被人听见,用嘴堵住她的嘴,才想起这麽长时间一直没有和她接吻,也不知道她的唾液是什麽滋味的,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她也开始迎合我,两人的舌头缠绕着,甚至嘬出声来了。
 
我的肉棒一直在下面疯狂地抽插恬怡的阴道,没一会就见恬怡全身抽搐,死死地抱紧我,看来是高潮了,但我没放慢插干的速度,粗肉棒飞快地进出小穴,淫液都被干成白沫了。
 
插了一会我觉得有点累了,我停下来,用肉棒在恬怡穴里转着。恬怡看来是被干得慾火中烧,还要不够,小穴向上挺着让肉棒插进去。我心想,女人被干了以後都会变得这麽淫吗?
 
我说我累了,你在上面吧。她摇头说不会。我说我教你。我就拔出肉棒,带出了白白红红一片,我的处女恬怡哦。
 
我向旁边躺下来,把她抱着趴到自己的身上,但恬怡不理解,我就让她坐在我身上,小穴对着肉棒用力坐下去,她没有思想准备,「啊」了一声赶忙又拔了出来,我手紧紧把住她的腰用力向下,肉棒就又插进小穴里了,就这样我用手抓着她的腰上下干了一会。
 
看着恬怡白嫩的乳房在面上晃震着是很美好,但恬怡不懂得自己使力,把我累得满身大汗,只好停下来。
 
我想了一下,只好再换一个姿势了,忙爬起来,让恬怡趴倒在床上,自己则跪在她身後,用手抓起她的屁股,向後一拉,恬怡屁股高高翘在空中,成了跪在床上、狗儿般淫荡的姿势。她胸前两颗如嫩笋状圆润的丰满乳房吊着,曲线玲珑,圆浑的两片嫩屁股翘着,一对白嫩小腿悬在床边,其中一只脚还挂着被淫汁沾湿的小内裤,真是十足美景!
 
我先是用手指插抠恬怡的小穴、搓揉阴蒂,把她弄得摇臀摆腰,嘤嘤浪叫,然後一手一边抓住她的盆骨下腰部,把她的屁股又拎高些,然後立在她双腿之间,我右手握住自己那硬热肉棒,用龟头去摩蹭她稚嫩的阴唇,去轻轻的顶她的小阴蒂。
 
没摩两下,恬怡就扭着屁股,似乎在帮她的蜜穴找肉棒插,我又故意逗她,就是不捅进去。恬怡已经开始轻喘了,甚至一只手已经伸过来要抓我的肉棒。我故意不捅进去,反而俯下身来趴在她曲线优美的背上,伸手到她胸前去捏揉把玩她的乳房,这一捏揉之下,只把恬怡弄得更为动情,仰起头来,闭着双眼,动人的呻吟越来越大声。
 
「恬怡宝贝,爽不爽?要我的大棍子干你好吗?」我逗着她。
 
恬怡重重的喘着气,连话都说不出来,闭着眼点点头,伸到身後的手抓着我的大腿,继续摸索着我那藏在她丰腴白嫩的两片屁股间的热棒,显示她已迫不急待要我捅进去了。
 
我松开了捏揉恬怡乳房的双手,直起身来,一只手去拨开她的阴唇嫩肉,先用中指去揉弄她的小阴蒂,然後另一只手就握着自己硬得像铁棒般的肉棒,将涨得硕大的龟头对准她湿润无比的嫩穴口,缓缓插了进去,一路直捅到底,到她体内最深处!
 
恬怡仰着头,长长的「嗯」了一声,完全沈醉在我插入後下体内部深处那种满足充实的感觉里。她伸到身後抓着我大腿上的手狠狠用力,似乎要把我腿上肉抓下一块一样,可以想见她融入性爱的情况。
 
我知道这小宝贝已经迫不及待的等我开始抽动,我今天要这鲜嫩的小美女享受到性爱的最高峰,於是我缓缓的把肉棒抽出只剩三分之一在她体内,然後又一挺腰,狠狠的用力再一次猛捅到底。这一招完全出乎恬怡的意料,她本来以为我要跟先前一样规律地抽送,没想到他又是一次猛烈的冲到底,那根炙热粗大的肉棒把她下体内给塞得满满的,柔软又坚硬的龟头猛力冲撞到她最敏感的深处,几乎好像她的五脏六腑都要被他从嘴里给撞出来一般。
 
「啊哟……啊哟……爹地…..喔……喔……喔……好棒啊……爹地…..快一点啊……喔……喔…哟……」
 
恬怡忍不住把嘴张到最大,喉咙里也忍不住发出高亢动人的娇呼,全身骨骼好像要散掉似的,但是那种满足痛快的感觉是她此生从未体验过的。
 
我知道这一下撞到她的敏感处了,双手抓住她纤腰两边的嫩肉,拔出来後马上又猛力捅到她最深处,一次又一次的猛力的冲撞到她的阴道底部,我每撞到底一次她就歇斯底里似的娇呼,一次比一次激烈,一次比一次高亢……
 
我使出浑身解数,一下一下把她向後拉这样干着这十四岁的宝贝,感受手中她柔嫩腰肉的触感,看着她曲线玲珑的背部、以及两片圆浑白嫩的臀。
 
我每次一插到底时,恬怡的阴道就自动收缩,紧紧的夹住我的肉棒,好像生怕我拔出去似的,而我每次拔出来时,她那炙热滑软的阴道将我的肉棒整个包住摩蹭,那种触电般的感觉,刺激得我更猛力的插、更用力的戳。
 
而恬怡一只手抓着床的把手,另一只手紧紧的扭着我的大腿,不住的甩着秀发,秀发零乱蓬散,那个模样真是淫荡到了极点,跟原本清纯可爱的样子完全判若二人。
 
我没算已经抽插了几百下,从恬怡的叫声和身体反应,十分钟里她已经至少来了两三次高潮,我没让她有喘息的机会,继续抓着她嫩软的小蛮腰,快速的抽插,猛力的撞击她小穴的最深处,让她的娇呼叫声一声比一声高昂,高潮一波接一波的累积上去,每一次高潮的巅峰都比前一次更高,我知道她正在体验她成长到现在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这样干着性感诱人的女儿实在太刺激了,我想射了,於是一阵猛烈抽动後,将大肉棒捅到她体内最深处,顶在她穴底,然後我感觉脑袋一热,腰一凉,肉棒麻麻的,一下子爽快的将一股股精液尽数射在恬怡体内,感觉射了好久,肉棒同时仍然猛力插动着。
 
恬怡也感觉到了那一股股强烈的热流和肉棒阵阵的膨涨,她这次是真的受不了了,啊啊的叫着不要,最後一声动人心弦的娇呼之後整个人再也撑不住,两腿一软,趴倒在床上。
 
我奋力射尽以後,整个人才感到好似虚脱般,累得趴在她身上喘息休息,肉棒也滑了出来,湿搭搭的沾了不少白白红红半透明的液体,也不知是我的精液还是恬怡的淫液。
 
一会我起身靠在床上,一面怜惜地爱抚着恬怡白嫩的背臀,只见我那根玩意似乎还意犹未尽的硬挺着抖动。
 
恬怡喘了一会儿气後,擡起头来大眼迷茫的看着我,看到我那玩意还硬挺着,一转身跪在我那根肉棒前面,伸出纤纤玉手,像个宝贝似的捧着,温柔的搓弄着,我知道恬怡已经爱上了我这根宝贝,她已经体会出,这根宝贝所带给她人生极致的乐趣和快感。
 
恬怡温柔的把玩几下肉棒後,一张她动人的樱唇,自动把那根宝贝肉棒含进她口里吸吮为我口交。我那根肉棒被她温热的小口含住时,只觉浑身热流直窜,又是一阵兴奋。
 
我没想到她会主动为我口交,刚刚她还不肯呢。恬怡口交技巧十分生疏,但是似乎刚才的激烈做爱带出她内心深处的本能,是她在强烈高潮感受後,发自内心把我的玩意含在嘴里吸吮的冲动。可是这种人性本能是不需要教的,不一会儿她就已经不止是单纯的吸吮了,她还不断的用她那灵巧的舌头舔着我的龟头,刺激着我下缘敏感处。
 
对我来说,这种感觉与方才做爱是完全不同的,完全不费力气的享受着性感小美女为我口交,我伸手去搓揉她那摸起来手感极佳的丰满乳房,另一手按在她的秀发里,指引着她如何吸吮得让我更舒服,甚至一路按到底,龟头捅到她的喉头再拔出来。
 
不说别的,单单女儿像个性奴隶般的为我口交,就已经让我爽得要死,我不想压抑自己,来日方长,有了今夜这一场大战,我相信这小淫娃是无法忍受不跟我做爱的。
 
今晚已经爽到一次,现下又是兴奋万分,管不了那麽多,我两手把她秀发紧紧一抓,捅到深处,又是一股股精液射在她口中,直到爽得那根肉棒已经软下来,才自她动人的樱唇间抽出。
 
低头一看,只见女儿闭着双眼,樱唇微张,伸出粉嫩的小舌头,正在舔她嘴边流出来的精液,好似吃了什麽美食,一滴都不想浪费似的,那付德性简直淫荡性感动人极了。经过今晚这一炮,可把这个女儿激发成一个完完全全性感成熟的小女人了。
 
我喘够气以後,伸手把恬怡拉过来,搂住她就吻上她那性感的樱唇,手又忍不住摸上她白嫩的丰乳,两人一阵热吻之後,恬怡擡起头妩媚的看着我,轻声说:「爹地,好爽。」
 
「恬怡宝贝,来了几次高潮啊?」我笑着又吻了一下小美人湿润的樱唇。
 
她一只小手,又不规矩的往下摸上我那已经软掉的肉棒,似乎企图再让它硬起来,眨了眨动人的大眼睛说:「先还有在数,後来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
 
等她穿好衣服的时候她突然吻了我一下使我楞住了,可是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跑了回房,而且还一跑一拐的,姿势很另人遐想,也令我兴奋的飘飘然。
 
第二天黄昏放工回家,我本来想问问恬怡,她小男友是不是很满意时,她却说她和男朋友分手了,因为她想做我的女朋友。自此後我们每天都会做爱,就像一对夫妻一样。
 
现在想起和她相爱的经过简直就像一个传奇的故事。所以情不自禁的将它写了出来,现在故事讲完了,我要去陪我的恬怡宝贝,她已经洗完澡在床上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