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家坐落在海边的高级餐厅,远离城市的繁华和喧嚣,环境优美,格调高
 
雅,菜肴精美,所以很受成功人士的青睐。
 
此时少杰正站在店前,看着波涛起伏的大海,楞楞出神。
 
「小杰,发什麽呆呢?」悦耳的声音伴随着一只纤纤柔夷落在他的肩上。
 
他转头看去,眼前的女子踩着一双水晶高跟鞋,一对纤美修长的小腿,黑色
 
蕾丝包裹住腿部白皙的肌肤,露出几分低调的魅惑。上身穿着身得体的米黄色职
 
业女装,将玲珑有致,犹如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材勾勒地淋漓尽致,翘挺的美臀更
 
是在紧身束腰的衬托下让人血脉贲张。
 
一头泼墨似的长发被整洁地挽起,让她那天鹅般优雅的雪白玉颈更光彩耀人。
 
这样也就算了,更令人羡慕的是,上天还赐予了她一张让人根本无力抗拒的
 
漂亮脸蛋。
 
此时这张娇顔上正带着清丽的笑容,含着几分疑惑,几分关心,不过他知道,
 
当有外人在场时,那清丽会瞬间转化爲清冷,让人凛然起敬。
 
她是柳萦梦,他的姐姐,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聪明美丽,能力脱俗,芳龄
 
刚刚二十一的她已经是一位企业的总裁,把爸爸留下的公司打理的蒸蒸日上。
 
「妈妈呢?」她左右看了一下。
 
「妈妈在?面,我出来等你,刚从公司赶来吗?」
 
「是啊。」姐弟俩并肩走入餐厅,因爲是周末,餐厅了座无虚席,可是两人
 
都在第一时间看见了寻找的目标。
 
那是个能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女人,飘散着的波浪卷发,灯光下散发几缕玫瑰
 
红,衬托着一张妩媚白皙的面孔。女人画着淡淡的眼影,如水的双眸凝望着远方
 
灯光迷离的游艇,流露出几分淡淡的哀愁。
 
丰满的身材彰显了成熟女性的绝佳魅力,饱满的胸脯,圆润肥硕的臀部,在
 
黑纱裙摆包裹下依然夺人眼球。一双肉色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下,是双水晶色彩
 
的高跟鞋,尊贵典雅的气息弥漫全身。
 
「妈妈……」
 
「啊,萦梦你来了。」
 
「你又想起爸爸了?」
 
「是啊,以前他经常带我来这,吃完饭後,我们就会在海滩上一起散步。」
 
美妇眼神迷离的回忆着过往。
 
柳韵荷,他的继母,萦梦的亲生母亲。
 
从她现在的样子就能想到,她从小恐怕就是个美人胚子,也许就是因爲如此,
 
十六岁那年她被人强奸了,并且怀了孕。
 
她顶住了各方的压力,坚持把孩子生了下来,独立抚养成人。
 
母女俩口中的爸爸则是少杰的生父,一个总是温和处事的男人,当初公司也
 
因爲他的性格所以一直没有太大的发展。
 
有什麽他也会疑惑,他那不温不火,毫不特别之处的老爸究竟是怎麽把柳韵
 
荷这样优秀的的女性给追到手的,毕竟对方受到的苦难全是出自于男人;更神奇
 
的是,他竟然能消去当初那件事在柳韵荷心中留下的阴影。结婚後,夫妻俩的性
 
生活相当美满,以他们的勤奋的干劲,自己现在没有多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也算
 
是不可思议了。
 
不过,也许正是因爲父亲温柔包容的性子,才能治愈那颗受伤的心灵吧。
 
少杰看着这对轻声交谈的母女,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一年前,父亲因病去世,她们就成了他仅有的亲人。温柔的母亲,亲切的姐
 
姐,同样的美丽,同样的对他关爱有加,从小就失去母亲的他曾经觉得自己如此
 
的幸运和幸福。
 
只是曾经!
 
因爲他现在很清楚的明白她们僞装的外表下包藏了什麽恶毒的祸心!
 
在不久的将来,她们会设计骗他将父亲留下的股份转到柳萦梦的名下,对姐
 
姐毫不戒心的他傻傻的照做了,然後她们就会露出狰狞的面目,夺走公司,把他
 
赶出家门。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阴谋陷害,让他退学、找不到好工作,虽然每次
 
在把他逼入绝境时都会收手,不过他觉得更像是猫捉耗子的玩弄。
 
她们天使的外表下是恶魔的心肠!
 
少杰之所以知道这些是由于一个说出来也没有会信的秘密——他是重生的!
 
没错,就像小说?写得一样,他奇迹般得回到得过去。
 
当几天前他惊叫着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从前的床上,而墙上的日历显示的
 
是记忆中的日期时,他就明白,自己得到了再来一次的机会!
 
「小杰,怎麽不说话?」
 
「是啊,这几天你都怪怪的,身体不舒服吗?」
 
「没什麽,大概有些累了吧。」
 
「要好好休息啊,别老是看书玩游戏。」韵荷担忧的说。
 
「我看这样吧,等小杰精神好些後,我开始让他接触商业上的事,毕竟爸爸
 
的公司将来还要交给他的。」
 
「姐姐你不是总裁吗?」
 
「到时就不是啦,那时我就当你手下的兵,乖乖爲弟弟你打工喽。」萦梦调
 
皮的开着玩笑。
 
「真是求之不得。」少杰低下头,装作吃菜,其实是爲了掩饰眼中的厉芒。
 
装吧,继续装吧,不过很快,你们就会彻底忘记这些狠毒的念头,乖乖听从
 
我的命令,用身体和灵魂来偿还罪孽。
 
他在心?咆哮,他的自信来源于掌握的秘密武器——催眠。
 
上一世,他在穷困潦倒时,机缘巧合下遇见一位名声不显得催眠大师,在亲
 
眼目睹了催眠的神奇魔力後,他顿生用它来复仇的念头。
 
虽然大师看起来似乎并不亲切,可是他还是毅然冲过去恳请他收自己爲徒,
 
至于失败会如何,他并不在乎,毕竟自己已经没什麽可失去的了。
 
也许是看他可怜,大师最终同意收他做记名弟子。
 
然而命运再一次的捉弄了少杰,当他学成催眠,正准备对柳氏母女进行报复
 
时,不幸遇上了抢劫。
 
这一次,催眠也没能救的了他,他只能无能爲力的看着鲜血从体内流失,越
 
来越冷,越来越困,最後永坠黑暗,却又在不甘的叫声中醒来,重回人世。
 
「妈妈,姐姐,让我们干杯吧!」
 
「好啊,干杯!」
 
「干杯!」
 
尽情的享用吧……很快,不同的未来在等待着你们,这是你们欠我的!
 
数日後
 
韵荷走进家门,底楼客厅?没有人,静悄悄的。
 
原本她是去参加一个工艺品展览会,不过因爲举办方临时更改了时间,所以
 
就提前回来了,也没有预先通知两个孩子。
 
三十八岁的她经营着一家艺术工作室,在业界也有不错的名气,当然她的美
 
貌在其中也起了不小的作用,对此韵荷很是无奈。
 
「都跑哪去了?」她疑惑的自言自语,迈着修长的玉腿走上二楼,步履轻盈,
 
发现书房的门开了一条缝,姐弟俩的声音从?面传了出来。
 
「小杰,企划书做好了?」
 
「嗯,姐姐要认真看哦。」企划书?什麽企划书?
 
啊,对了!前两天听萦梦说过要让小杰进行商业方面的训练,已经开始了吗?
 
韵荷好奇的猜测着,轻手轻脚的踱到门边,她不想打扰姐弟们的对话,所以
 
只是在外面偷听。
 
「好,我会很认真的看的。」萦梦的声音有些奇怪,也许是因爲面对的是自
 
己弟弟的关系,不再有平日自信飞扬的气势,显得轻柔宠溺,还有股说不出的柔
 
顺味道。
 
「你的这份企划书是连夜赶的吧?」
 
「是啊,你看出来了?」
 
「内容方面先不说,光是开头的格式就不对,还有字迹也很潦草。」可能是
 
不知道怎麽回答好,少杰的声音停了片刻後才响起来。
 
「唔,姐姐,你好严紧啊。」
 
「因爲是第一次。」韵荷暗自点头,对女儿的做法相当满意,虽然她对商业
 
方面并不熟悉,可也知道良好的开端是多麽重要的一件事,如果第一次不严格要
 
求,一旦养成不好的习惯再改就难了。
 
一直以来她都是慈母般的存在,总是宠着少杰,硬不心管教,原本还担心因
 
爲缺少父亲的威严可能会让他性格上産生不良的偏差,不过看到萦梦能够在一定
 
程度上弥补这一点,她也就放心了。
 
书房?安静了下来,隐约传出纸张翻动的声响。
 
「你能不能不要乱动?这样我很难集中注意力。」
 
「啊,抱歉姐姐,我太兴奋了。」他没什麽诚意的道歉着。
 
「不过一个成功的总裁不是应该拥有在干扰下集中精神的素质吗?姐姐你忍
 
耐下吧。」萦梦没有再出声,似乎默认了他的话。
 
门外,韵荷掩嘴偷笑,想象着小杰按捺不住兴奋在屋?乱晃,而女儿被弄的
 
心烦意乱却又拿他那无赖样没办法的无奈神情,她就不禁莞尔。
 
儿女们的亲密相处让她欣慰,他们的努力和上进更是让她窝心,韵荷决定去
 
爲两个小家夥冲杯咖啡,这可是她的拿手绝活,凡是喝过的人都赞不绝口。
 
当心情愉快的母亲端着散发着浓浓香味的杯子回到书房外时,屋内的讨论似
 
乎仍在继续。
 
「……你这份企划在创新方面做的非常好,具体实施起来也没什麽问题,毕
 
竟已经有成功的案例在前,不过你似乎没有做什麽针对突发情况的应急预案。」
 
「孩子们,先休息一——你们?」韵荷的笑容在看到房内的情景後瞬间凝
 
固,过渡的惊讶让她的喉咙像是被堵住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的女儿萦梦,依然穿着她出门前看到的那身,一件蓝色款领的外套,白色
 
的棉质线衫,下身是条灰色调的短裙与魅惑风情的网格黑蕾丝袜,踩着一双鲜明
 
的红色晶色高跟鞋,由于鞋子的原因,双腿更显修长结实,光滑白皙,没有一丝
 
瑕疵。
 
只是此刻,她正趴在书桌上,裙摆被掀到腰部,内裤被褪到脚踝处,露出两
 
瓣浑圆的半月;而上半身全靠一双藕臂支撑着,从松垂的领口可以清晰的看见包
 
裹在蕾丝胸罩下那对初雪拥成般的高耸丰盈。她的面前放着一堆文件,正聚精会
 
神的看着,对韵荷的闯入只是擡头看了一眼,似乎眼前的东西比什麽都重要。
 
她美丽而认真的俏脸上染着一层别样的晕红,眼神迷离,似乎蒙着层水汽,
 
急促的呼吸随着身体的轻微抖动或深或浅的变换着。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她没有血缘的弟弟,少杰。
 
他站在萦梦的身後,紧贴着她的雪臀,一手扶着姐姐的柳腰,另一只手则抓
 
着她充满弹性的臀肉。他楞楞的看着突然闯入的继母,脸上露出几分慌乱之色,
 
只是身体仍在下意识的维持着先前的动作,一下接一下的前後挺送着,在两人肌
 
肤相交处,隐约可见一截狰狞的肉棒正隐现在凄凄芳草之间。
 
「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在死寂的书房?回荡,格外的清晰。
 
忽然,少杰全身一震,回过神来,眼中闪过决绝的厉芒。
 
事已至此,只能搏一下了!
 
「妈妈,看着我的眼睛。」轻柔的声音响起,还在震惊中的韵荷下意识的将
 
目光移了过去,却不小心撞进了那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中,一时间,视线竟是再
 
也无法离开。
 
「看着我的眼睛,什麽也不要想。」事实上做到这点并不困难,她的脑中
 
原本就一片混乱,如今在儿子的诱导下渐渐滑向混沌的深渊。
 
「看,你眨眼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眼睛累着了吧!」凝视着继母渐渐迷失的
 
眼,少杰露出一丝笑意。
 
韵荷的眸子变的茫然,双眼似乎有些泛酸,她又眨了眨眼睛,身躯微微一晃,
 
勉强站住。
 
「妈妈,你很累了,放松吧,让身体放松吧。」
 
「……说什麽……我一点……都不会累……」话是这麽说,可是,如扇的长
 
睫已经几乎完全覆盖了迷朦的凤目,说话的语气虚弱到极点……
 
「放松……深呼吸……对,吸气……不要去思考……吐气……让自己放空,
 
很舒服……」少杰的声音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又好像是从自己内心深处
 
响起,呼吸不由自主的随着他的话变的轻缓,每一次吐气都有种空虚和飘浮的感
 
觉,仿佛自己的意识正一点点得排空。
 
「妈妈,你累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看,你的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你
 
已经不能动了,你只能看着我的眼睛。」她的目光已经变的朦胧而模糊,却依
 
然牢牢的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没有办法转开视线,甚至连身体都失去了控制,只
 
能静静的站在原地。
 
「睡吧,眼睛已经感到很沈重了把!张开眼的话不是会很累人吗?很累的话
 
就闭上双眼吧!」少杰的语调更爲轻柔了。
 
她的眼皮越来越沈重,就像灌了铅似得,眨眼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而张开的
 
幅度却越来越狭小。
 
「妈妈的眼皮越来越沈了,现在全靠心灵的力量在支撑,可是还是不能阻止
 
它闭合,好累啊,好累,睡吧……妈妈,当你的眼睛闭上时,心灵也会跟着沈睡。」
 
韵荷有些费力地想抓住理智的最後一丝清明:「你……爲……爲什麽……」。
 
「就算你想抵抗也没有办法,不管你怎麽想,你的眼睛已经闭起来了。」
 
在又一次闭合後,她的眼皮轻轻颤动了几下,却终究没有再睁开。
 
「妈妈,你已经睡着了。」
 
……
 
「……是的……我已经睡着了……」
 
沈寂了片刻後,双目紧闭的韵荷以呆滞而木然的语气喃喃回应到。
 
少杰长舒了一口气,继母的突然闯入是他没有料到的,那瞬间他的脑子也紧
 
张的一片混乱。
 
幸好及时反应过来,在韵荷回过神前先采取了行动,而她出乎意料的对催眠
 
有极佳的感受性,这让事情变的简单了许多。
 
现在,一切又回到了他的掌握之中,甚至因爲这次意外,自己的计划因祸得
 
福的提前完成了。
 
他看着如人偶般安静站着的美妇,那成熟丰腴的娇躯呈现着全无防备的姿态,
 
却依然散发着优雅温婉的迷人气质。
 
少杰的心头一热,胯下被惊吓的有些疲软的分身顿时重新焕发了生气。
 
「唔……」萦梦顿时感到深入体内的异物一阵跳动,不由的发出一声轻喘。
 
「姐姐,这就是你说的突发情况吗?」听到声响,他把注意力转到身下的
 
美丽御姐身上,调笑着问。
 
「这个也算是吧……不过看来你、你处理的很好。」萦梦说到一半突然顿
 
了一下,因爲少杰又开始了撞击着她的翘臀,那再次席卷的快感让她不得不停下
 
适应。
 
「妈妈这样没关系吗?万一清醒过来怎麽办?」她问到,语气中并没有对
 
母亲被催眠的担忧,反而更关心她会不会突然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