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大学四年级生,学的是会计。
 
对於运动,我非常喜爱,却也喜欢偷瞥美丽的女人,特别是瞥向她们那尖挺、美丽的胸部。
 
我的姊姊,安妮,比我大上三岁。
 
她与我非常的亲昵,是我的姊姊、好朋友和半个母亲。
 
我们的生母,已经在八年前去世。
 
爸爸再婚後,组了新家庭,搬到他处。
 
我时常以欣赏姊姊美貌的脸孔、丰腴的身材为乐,十分忌妒那些围绕在她身边,想与她约会的男人。
 
我知道他们一定对姊姊的肉体哈得要死,想要抓住那饱满乳峰,吸吮她的奶头,让她发出喜悦的呼声。
 
因为,这就是我想对姊姊做的东西!
 
然而,我胆子太小,不敢告诉她我的感受。
 
在我该要进大学念书时,我刻意选了一个离姊姊住所最近的学校。
 
这样,我就可以常常去拜访姊姊和她的丈夫。
 
约莫是在三年前,姊姊结婚以後,她很快地怀有身孕,生下一个强壮、健康的小男婴。
 
不久後,我去她家探视她们母子,看见姊姊正在喂着儿子……用她那美丽而高耸的乳房。
 
刹时,我只能暗自吞着口水,看着那婴儿的顽皮小手,抓着母亲雪白、光滑的乳房,吸吮温热奶汁。
 
大概在一岁左右,姊姊让孩子断奶。
 
在这事之後不久,我那福薄的姐夫,因为心脏病发作而蒙主承招。
 
我常常去探视新寡的姊姊,并且乐意帮她的忙,代为照顾孩子。
 
一年後的某天,姊姊打电话给我,希望在她出席同学会的那天晚上,我能过去她家里帮忙,照顾我的外甥,小比利。
 
我满口答应,那天晚上,我带着几本书过去,想要准备明天的考试,但却想不到连打开书本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姊姊走了才没多久,小外甥忽然大哭大闹,怎也不肯安静下来。
 
这时,他已经两岁了,是个非常精力旺盛的孩子。
 
那一夜,他令人难以置信地尖叫,并且哭着找妈妈,反覆好几个小时不停歇。
 
当姊姊终於回来,看到的就是一个大声哭闹,叫得歇斯底里的儿子。
 
一面听着我的解释,她抱起儿子,搂入怀中。
 
姊姊说:「我不讶异,自从他父亲过世之後,他就变成这种歇斯底里的样子,要让他安静下来,只有一个办法。」
 
跟着,姊姊的动作吓了我一跳,她把小外甥放到沙发上,脱掉自己的夹克、衬衫,然後便是胸罩,露出了她饱满酥胸。
 
乳房饱满而壮硕,充满人妻的成熟感,凝脂肤色,绽着一圈大大的乳晕,粉红色奶头盈盈挺立。
 
姊姊扶起儿子,让他侧头到自己胸前,小外甥很快地抓住乳头,放进嘴里,开始大力吸吮。
 
我只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与刺激,整个身体微微颤抖,腿间的肉棒更是硬得发痛。
 
姊姊低下头,审视儿子的吸吮情况,跟着调整乳房位置,让彼此都舒服一点。
 
当儿子的动作渐渐安静下来,姊姊轻轻说着抚慰的呓语。
 
「乖!乖!妈咪爱小比利,他是个可爱的小男孩,妈咪会为小比利准备很多好吃的牛奶……」
 
然後,我再一次被吓到,看比利喉咙咕噜咕噜地动着,应该停止哺乳许久的姊姊,乳房里竟真的有奶水!
 
我结巴道:「姊……姊姊……我以为你已经让他断奶好久了!」
 
姊姊道:「是没错,但在孩子父亲过世之後,他受到了太大的打击,变成这种狂躁的状态,静不下来……」
 
「你没带他去看医生吗?」
 
「有,但是不管用,孩子不肯吃镇定剂。」
 
姊姊道:「有天晚上,我抱着孩子哄他睡,他抓住我的胸部,开始像小婴儿一样的吸,跟着就安静下来,几分钟以後就睡着,好像服了什麽魔药,一觉到天亮。所以在那之後,我都用这方法让他安静。」
 
当姊姊一面红着脸,叙述她如何为孩子哺乳,我心中蓦然被激起一股热切慾火,几番考虑,我决定把一切告诉她。
 
我坐到她身侧,说道:「姊姊,我好羡慕你儿子,这麽多年来,我也一直想和他做同样的事,你能让我吸吸你的奶吗?」
 
姊姊似乎被我的话吓着了,因此有了一段沈默,不久後,她面上似笑非笑,缓缓道:「如果我不让你吸,你会像孩子一样大哭大闹吗?」
 
我点头道:「会!而且比他还大声,会吵得你一晚无法入睡。」
 
姊姊笑了笑,别过头去,脸上露出的羞怯表情,解除了我的疑惑。
 
我立刻伸手捧起她另一边乳房,猴急地挤压、捏弄。
 
充盈着奶水的乳房,很是有份量,摸起来温暖而饱满,肿胀的乳头,看来便像颗鲜红野莓。
 
我捏着乳头,轻轻掐弄,跟着便将它连着整片乳晕一口含住。
 
几乎我的嘴才一凑上去,温热的奶水就开始流出。
 
短短一分钟,乳汁胀满了我的嘴巴。
 
嘿!即使现在回想起来,那仍是人间美味。
 
在那五分钟里面,姊姊轻轻摸着我的头,细声呻吟着,让我靠在她柔软胸部上。
 
不久後,在两边乳房的剧烈刺激下,姊姊有了第一次高潮。
 
将手滑至姊姊腿间,探索那媚人蜜穴,赫然发现那里早已沾满了粘稠爱液。
 
连番吸吮,已令姊姊如我这般的慾火高涨。
 
剥开两瓣火热蜜唇,我轻捻她灵敏的蜜蕊,大胆的指奸动作,将姊姊挑逗得饥渴难耐。
 
姊姊媚眼如丝,轻声叹息,「欧……嗯……这感觉……怎麽这麽美……小弟……我要你把你的东西放进来……」
 
我们把睡着的小外甥放在沙发上,跟着一起走进卧室,急切地脱着彼此的衣服。
 
裸裎相向,我盯着她高耸玉乳直看,眼光不时更瞥往她腿间覆满金黄色纤毛的三角洲。
 
然後,我们双双倒在床上,热情地拥抱、接吻。
 
姊姊毫不客气地握住我的阴茎,上下套弄;我则埋首在她胸前,轻啄去胸部受到挤压後,流淌出来的每滴香甜乳汁。
 
这一刻,我忽然想,自己一定是在作梦;不然就是上了天堂。
 
姊姊平躺下来,将我拉到她身前,主动引导肉棒进入她光滑的牝户。
 
我则像一头年轻壮硕的野牛,开始在这肥沃土地上,大力挺刺、奔驰。
 
姊弟俩人像一对饥渴的爱侣,在交媾中不住狂喜娇喘、呻吟。
 
当我把精液射进她火热的子宫里,姊姊浑身颤动,激烈地痉挛,搂着我流下喜悦的泪水。
 
完事後,我搂着她,躺在床上。
 
姊姊告诉我,她在丈夫过世後,便未曾有过性生活,而她极满意於我的年轻与技巧。
 
她害怕性病,更担心爱滋病,所以,这一刻,姊姊希望我对她承诺,只要我们仍维持着性关系,她就只能是我唯一的床伴。
 
我认真地许下诺言,然後再一次向姊姊求欢。
 
这一次的交媾,漫长、细致而充满热情。
 
我让姊姊趴在床沿,用狗交体位,从後头干她,同时抓着她悬摆在空中的两只美乳,不停地从中挤喷出奶水。
 
之後,是我躺在床上,姊姊笑嘻嘻地跨坐在我身上,牝户套住坚硬肉棒,娇喘着扭腰。
 
姊姊骑在我腰部,上上下下,做出种种摇臀晃奶的淫姿,这时,她忽然低伏下身,将她兀自淌着奶水的白嫩乳房,移到我面前。
 
我老实不客气地一把抓住,大口大口的吸吮,姊姊眼中满是欢喜的笑意,也便在这样的气氛中,我们再一次攀上灵慾高潮。
 
享受高潮的余韵,我和姊姊聊天,双方都颇为讶异这次的哺乳意外,最後竟促成了我们姊弟之间的一段良缘。
 
当然,我强而有力的吸吮,往後更在实质上,刺激了姊姊乳汁的分泌。
 
她说,她爱死了那种乳房里充满奶水,然後再让奶水徐徐流出,连着子宫的一缩一缩的麻痹感。
 
现在,我百分百的相信,人类的母乳是这世上最厉害的春药。
 
这事之後,我从宿舍搬出,正式成为这屋子的男主人,孩子的新爸爸,和姊姊的床伴。
 
在正常家庭的温暖照顾中,孩子的忧郁症不药而癒,至於他原本服用的灵药,自然成了我的滋补圣品,令我在床第间大振雄风。
 
我们姊弟同居一个屋檐下,过着像是新婚夫妇的生活,每天享受激情的做爱,星期天甚至下不了床。
 
某次欢好後,姊姊轻刷着我的胸膛,小声说,她希望也能为我生个孩子,越快越好,这样,也能多个人帮忙合吃她泉涌不绝的奶水。
 
我当然乐於从命。
 
那便是我们今夜正在努力的工作……